绵里藏针(BENIGN RETALIATION)

「绵里藏针」是一个我研究了多年的喜剧结构,它包含一个完备喜剧公式的所有必要元素。元素的完备在喜剧公式的判定中极为重要。例如冥王星,因为不满足某些标准,便从行星被降格为卫星。

人类喜欢报复,喜欢从那些做了错事、借了东西不还、误导和欺骗我们的人身上找回场子,却又不真的希望造成流血的损伤。最多只是嘴上说说,在「假设」的情景下进行虚构的报复。绵里藏针之所以是一种强而有力的喜剧手段,是因为它是基于报复而产生的的攻击,这也是我们做喜剧的重要原因。

下面有一个来自我学生的例子:

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的老婆正在疯狂打扫卫生。

我问:「亲爱的,怎么啦?有谁要来吗?」

她回答:「有啊,明天清洁工不是要来吗?」

我想,你以为我们为什么要雇清洁工?不就是打扫吗?我很爱我的老婆,所以我帮忙打扫了。但是星期六的早上,我小小地报复了她一下。我把闹钟调到6点,时间一到我就跳起来催她起床。

她问:「怎么了?」

我说:「赶紧起床啊!园丁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还不赶快起来铲草?」

你能清晰地看到例子里委婉的报复。观众喜欢这样的笑话,是因为他们能瞬间产生共鸣,他们自己在生活也常常耍这样的小手段。

我也用这种手段批评过权威人士对于同性人群的不宽容。

「专注家庭」组织的创始人詹姆斯·多布森说:如果我们允许Gay抚养孩子,他们的孩子长大也会是Gay。

我说:「你可歇歇吧,这几百年过来,Gay们不都是直男养出来的吗?」

下面有一个关于我前女友的例子,这个故事有些尖锐,所以观众的反应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讲述的方式:

我的前女友无论我干点什么都能挑出刺来。

「天哪!你居然吃小牛牛!」

「天哪!你居然不喜欢红酒?」

「天哪!你居然不喜欢瑜伽?」

我终于受够了,跟她说:「天哪,你居然被你爸摸过小妹妹,而我提过吗?!」

如果你细想,估计也能找出很多生活中类似的例子,加入到你的段子中。或者回忆你在生活中与人的争论,想想能不能用这种手段进行回应。

有一次我的前女友给我带了绿帽。万圣节来了,她问我:「你觉得我万圣节应该扮演成什么?」

我说:「就这么穿出去,然后告诉所有人,你在扮演一个没出轨的女人。」

只要打开眼界,生活处处是素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