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 译者说明

许多年来,喜剧演员和幽默作家之间都流传着一个理论:「世界上笑话的数量是有限的」。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喜剧的结构或者说范式是有限的。就像和弦走向之于音乐家一样,许多乐曲都是建立在有限的和弦走向结构上的。对于喜剧创作来说,我们的段子和笑话也都是建立在有限的结构上的。

你可能已经发现了,许多结构或者范式的底层逻辑都是「设立一个前提或者假设,然后打破它」;或者是让观众以为你会做一件事,但是你却做了另外一件事来给观众带来惊喜。大部分喜剧都是利用这样的「预期违背」来逗笑观众的。


《喜剧的十三种结构》是护心镜翻译组的第一个翻译作品——事实上,就是因为要翻译这篇文章,我们才顺便成立了护心镜翻译组。

感谢无偿为这篇文章的本土化作出贡献的「护心镜翻译组」首批成员(按拼音首字母排序):

岑妤; Daniel 蛋;

楼悦聪,微博@一个网名吗;

黄宝咧,微博@黄宝咧又没梗了;

毛冬,微博@一位青年艺人;

王璐,微博@Duo_D王璐;

璎宁,微博@范小白眼。

「笑话」的翻译比一般的翻译更复杂一些,尤其是原文中一些「笑话示例」是「文字游戏」型的(比如「语义双关」等)——这样在英文中有趣的笑话,直接翻译成中文可能会让人一头雾水。

所幸,翻译组的成员不仅是英文水平过硬的译者,同时也都是业务过硬的单口喜剧演员。他们对于喜剧的理解保证了那些棘手的「笑话翻译」的质量。

我们也力所能及地搜集了一些本土化的示例(在文中以「其他示例」形式出现),希求能更好地帮助大家理解文中提到的喜剧结构。这也是我们在力求准确传递原文信息的同时,在原文上做出的唯一变动。

感谢这个翻译项目的发起人、单口喜剧演员周奇墨(微博:@大娃周奇墨),是因为他对本文原文的推荐,才有了这个翻译项目以及现在的护心镜翻译组。周奇墨也作为本文的校对为翻译成果提供了许多宝贵的修改意见。爱他。

感谢无偿为本文排版的奕然同学(微博:@-奕然易暴炸)。爱她。

最后,护心镜翻译组虽然是一个临时为了形式感而拉起来的民间松散组织,但是我们倒的确打算继续存在下去。我们希望可以靠继续翻译与喜剧有关的优质内容来服务单口喜剧(Stand-up Comedy)爱好者和从业者,为在中国刚刚起步不久的单口喜剧行业作那么哪怕一点点贡献。

所以,如果你对这件事儿也感兴趣的话,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英语好的朋友可以来做翻译或校对;设计好的朋友可以来帮我们做设计或排版;有传统视频字幕组经验的朋友也欢迎来聊聊;如果有什么别的我没想到但是你觉得也能帮得上忙的才能,也请联系。

可以发邮件到:mintermao@gmail.com。希望邮件中你能够简单介绍一下自己,以及有什么帮得上忙的才能。

如果你有什么意见建议,也可以发到这个邮箱。感谢。

Don’t panic and enjoy comedy.

护心镜翻译组 毛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