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梦迪写的第四封信

致我可爱的小公主:

梦迪,今天视频上你的比以往更加好看了呢。看着你好似眼神里都是泛着爱一个男生的那种目光时,我是羡慕的,也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当然啦,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我每天娇羞羞的看着你,再娇滴滴喊着你老婆时,发现我全身无处不都在爱着你的那些潜在细节呢?(此时此刻你应该是瞟着白眼的。我先呕了!)

这些天不给你回信,并不是没话可说,而是可说的话题太多,想静下心来一气呵成。甚至想在半夜的时候,把它写下来。

一方面是团队的事情开始多了起来,春节期间积压下来的,杂七杂八的一点点的开始清掉它。另一方面,是和朋友们闲的无聊组团开始玩起了一个无聊的游戏《三国志·战略版》,这游戏并不花费什么时间,就是每隔1~2小时去点击2下鼠标就OK了,纯碎是为了打发时间,想你才是主要的。

每个人都会有或多或少抑郁的情绪,只是它是否会被放大或缩小的问题。毕竟,人嘛,总是肉长的,有心有肺。哪怕再坏的人,再无情冷漠的人,当击破他弱点的时候,还是会全面瓦解,泣不成声,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其实,说到这个内容我是难住的。我想和你去讲,我曾经陷入在抑郁的情绪中,起码超过2~3年之久,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这世间对我做出这番打击的意义是什么?非要这般对待我,而对其他人却是温柔以待的。

当时的我,我没法去懂,也不愿意去懂。

这2年我曾有无意识的和我爸妈提到过我来合肥是处于压抑的一种心情的,就是一台没有灵魂的送货机器。我之所以可以讲出来,是因为我现在走出来了,更加的佛系,讲那些屁事儿,我是不带任何一丁点情感在里面的,也没有任何的压力等等因素。我爸妈却说,别瞎扯,你就是玩电脑玩上瘾了,不愿意和别人接触,让你以前的性格发生了变异。

而我同学,甚至朋友,因为年纪相仿,加上知道这些事情的缘由。他们却认为,我不应该如此的堕落自己,也不值得为一个不爱你的人去把自己折磨成这般模样。所以,每天我都是送完货,就和他们一起玩游戏来消磨我不再去回忆起这悲伤的任何经历。但一当他们离开了我,我便开始坐在电脑桌前发呆,想些什么,我并不知道,就是把脑子放空,放空,再放空。我觉得这样会使我更加的放松,不会在感觉到任何的悲哀和极其不幸。但是,一到深夜里,我总是偷偷的在枕头边哭泣,没有人知道,唯一的陪伴只有电脑,床,被子,还有最好的枕头。那种感觉,就像内心世界里的雨水在往外排泄,眼里的那种迷茫又如同内心世界的雾霾一般,让我生无可恋,何尝不是一种煎熬和无可奈何。

这2年里,我没有经历什么,也没有谁的指点让我豁然开朗。可就是在某一个奇怪的瞬间,转折点,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很多事情他就自然而然的想通了。

内心世界里的雨水开始在逐渐的变细,滴滴哒哒的烦躁声也在逐渐的变小。雾霾也开始逐渐的退散去,眼里的世界开始逐渐的清晰明亮了起来。身体也在逐渐的接受着太阳光照射过来的那一丝温暖。是啊,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子的轻松了,终于卸下了身上最沉重的包袱,还顺带把我的性格一把摸走了。

我感谢这近三十年的遭遇,使我并没有荒废自己的人生,真正的去虚度光阴,让自己封闭起来。反而,现在的生活还变得越来越好,也让我有机会认识到内心的那个真自我。再加上我185身高,长的又不是很丑。关键,我现在还有一个174好看又有才华的老婆。这样的人生,我又有什么样不值得我去努力变得更加好呢?

所以,关于自己具有长期的抑郁情绪这方面,我是可以理解的。我也可以每天劝你向上积极,不应该向下看。但抑郁的情绪,我们必须要认同它的存在,这是一个改不了的事实。只有你自己有一天突然顿悟,其实有些东西真的没有什么值得去深思,去钻牛角尖。以前的经历再烂,再好,它也只是曾经,它也只是已经发生过的了,我们也没法去改变它的存在。我们应该好好的活在当下,创造好的未来才是最重要的,不是么?

就像我的经历一样,我以前活泼开朗,自来熟,搅屎棍,什么事情都想去尝试以下,好事坏事一把捞。不管是老人,年轻人,好人,坏人,没有什么我不可以打到的任何交道。说话对我而言,真的是一件非常非常简单的事情。我现在接受我以前辉煌吹牛比的时代,也认同自己陷入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自闭环境里唉声叹气。但我现在要重新说话,重新站起来,成为我想成为的那个人。必须要好好的从零开始,像个小孩一样一点点把以前的那些碎片拾起来。

又看了一眼左手,今天的左手格外的好看,炫亮光彩。然后又视频了老婆,刷刷存在感,顿时倍感幸福。

其实,很少有人能成功的把另外一个人说通,因为这是他的心结,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去解下来。

过去的一些悲哀,我们没必要去深究,深挖它。它没有任何的意义,只会让自己陷入更苦的的地狱中去。能打败自己心魔的,只有你向前看,不要回头。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陪伴你,时间不长也不短,我希望是一辈子。

谢谢你,程梦迪。

等着牵你手大步向前走,以上。

2020.2.11 15:30

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