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终)

由于《仙履奇缘》这个名字已经被人使用过,公司决定给新产品换个更响亮一点的名称。内部征集了很多意见,大家决定使用《梦幻西游》。

《梦幻西游》这个项目比《大话西游二》更为稳健,策划有相当长的时间做调整。我依稀记得早期徐波在论坛上和玩家们的争执。哪些门派应该增强一些,哪些应该削弱一点。被逼急了,他也放过话,“谁说各个门派需要做成平衡的了?”。

游戏的各种玩法也是一样。徐波自己的角色慢慢练了上去,建立了服务器上第一个帮派。还不想让人知道帮主就是他,怕被人怀疑是作弊练出来的。我想设计人员能有机会耐心的把自己的游戏玩上一年,以一个普通玩家的身份去玩,各种细节自然就照顾的到了。大部分策划不是不想这么干,而是没有机会。有多少项目有如此长的测试期,在稳定的环境下,拥有这样多的玩家一同游戏呢。

梦幻的美术部分也算是精益求精了。虽然有同行对他评价不算太高,但我觉得大家是尽了很多心力的。

到后来,丁磊请了一个从中国美院退休的老教授来给美术人员上课,为美术质量把关。第一堂课我也去旁听了,讲的一些概论性质的东西。我以前没学过专业的美术,听起来自然是收益非浅。后来经常看见晚上会议室有在上课,原画稿也被更严格的审核。

程序方面更不用多说,前面已经讲的很多了。我和郭老搭档的非常愉快,基本上他不会提什么非常要求,因为他在提需求时已经仔细考虑过了。然后,我把需求都一一实现。大家也时常探讨一下接口的设计,不为眼前的问题做草率的决定。后期,为大话二写界面逻辑的许扬调过来做梦幻的界面逻辑。这次 C++ 到 python 的接口比大话二时设计的对 lua 的接口要漂亮一些,工作进行很顺利。

郭老自己也玩梦幻,做起来更来劲一些。后来,帮派地图,玩家家中的家具摆设这些玩法实现都花了很多心思去做。在梦幻运营之后,我们还更换过一次通讯加密的方案。研究了很久,只是觉得新方案更 Cool 一点,然后两个人很努力的干了几个月。

起初有一个外挂花了很长时间研究(我们在 client 中下了些套子,一些不正常操作会被记录下来备案),最终发布了出来正式版本,打算准备收费。就在第二天,我们就更新了几乎全部的相关代码(其实之前已经做了很久了,时间上完全是巧合),狠狠的挫伤了为梦幻做外挂的人的信心。


03 年底,梦幻公测之前,我就脱离梦幻的一线开发了。这一年,随着网易股价的疯长,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丁磊被排在了首位。他信心高涨,一心想把公司发展壮大。

年底,我们还是按往年的那样,从网上和广州本地的学校里选了几份简历,打算做个简单的招聘活动。突然 dingdang 被老丁的邮件批评了一顿。他说,郭斌打算新成立一个研发 P2P 产品的部门,都填了二十人以上的人员预算,你们若大一个游戏部怎么才要这么几个人?不行,得多招人。人才最宝贵,不能让别的公司抢了去。

dingdang 急匆匆的制定新的招聘计划,我隐隐有些担忧。这种担忧 dingdang 也有,人员扩张太快,会不会消化不良?但是在一片大好形势下,老板的殷切希望中,我们开始了新的招聘之旅。全国各大城市间做宣讲会,收集简历,做笔试面试。

记得那几天,每天都有成箱的简历运到公司,几乎所有程序员晚上都在看简历。我们八九个人围在会议室中,每个人分到半箱,一份份的读。把简历分为好中差三类。最好的一堆要求比较严格,按一个高标准,只要一个人认可就可以归去那类;差的一类底线非常的低,也是一个人认可就可以扔掉。中间类别的堆的最高。全部梳理完毕,接下来再如法重新轮换一圈,换人翻阅,从中选出较好的出来。

此时,ruiheng 已经被大家公推升认技术部总监,而因 micro 已经正式离开公司,dingdang 从原来的技术部总监升为游戏部总监。我和 ruiheng 两人一组开始奔波于全国各地做巡回招聘,同时还有别的组别分头去各地,有时我们也汇合在某一个大学较多的大城市。有丁老板的指示,游戏部的技术人员几乎全员出动了。相比前一年 02 年的招聘工作,完全不是一个阵势。

头一次没有什么经验,也没想过委托专业的招聘公司协办。记得 03 年底我和 ruiheng 第一站去浙江大学最为狼狈。事先完全没有和校方联系,就是网上的 bbs 上发了个消息。直到我们进了校园才跑过去找毕分办的老师借教室,名片还正巧用完,ruiheng 拿着身份证去登记的 (._.!) 。然后我一个个的给学生打电话,通知他们来笔试加面试。笔试题都是在飞机上现出的。广州很热,杭州很冷。我就穿了件衬衣,在小雨中的校园里冻了个半死。好在之前简历挑的很细,来面试的同学许多成了日后的同事。不过这次得罪了浙大的老师,等我们回到广州后,怪罪我们不跟他们事先联系就去招聘学生。为了陪罪,一个月后,大家又组织人马去浙大做了次规模盛大的宣讲会。

接下来有些经验和准备了,事前都让公司和学校打好招呼,然后再过去先搞个宣讲活动。那些天那个累啊,每到一个学校先讲上一个多小时。然后发下头天编好的题目,开始笔试。晚上回酒店开始批改卷子,找到答卷中的亮点,并比对收来的简历研究。

因为丁的要求是多招人,我们的要求放的较低,这就更不好挑人(否则直接找出出类拔萃的就够了)。往往选出一大堆,第二天开始面试。面试从早上排到夜晚,基本上是没时间吃中饭的。为了保证质量,每场面试都是一对一做 40 分钟左右。全部面试结束后,还要出下一份笔试题(一份题目一直用下去显然是不合适的)。 所以晚上只能睡上五六个小时。

有些学生过来做完面试,一兴奋就拉上他的同学。通常这样的拉过来的人都不错,而我们又有多多益善的指示在先,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记得那年在重庆站,就因为面试排的太多,我一个人改签机票多留了一天。

这样高负荷工作,也找出不少优秀的人才。甚至一些是从别的公司口中抢出来的。现在大话三的 client 主程祥子,当时在成都读书。本来他已经拿了金山的 offer ,被同学介绍到我们面试现场看看。然后就让我“连蒙带骗”硬是说到网易来了。当时他说,他对破解很有兴趣,我就给他介绍 ida pro ,说怎么做效率比较高,如何分析别人游戏资源中的图片格式。还讨论他刚做的一些东西的细节,告诉他我的办公室电脑里还有自己写的很多好玩的程序。聊到兴奋处,祥子就决定把金山毒霸组给他的 offer 拒掉。我没有问他那份 offer 的薪水数值,只承诺了一个不高的数字。他说,不比那份高。

那一年,我们能许诺的待遇不高(以后几年也是如此),只能靠跟学生聊聊技术。让优秀的人觉得来我们这里工作会很有趣。曾经有几个学生,他们刚考完人工智能的考试,就来参加我们的面试。我就和他们聊刚刚考过的试题,说出我的解法,列举这些知识以后能怎样运用。让大家觉得,学到的东西是有用的,以后的工作中,还会有更多人一起来探讨这些。我始终觉得,这是吸纳人才最有效的方法。

等招聘活动结束,我想自己也闲着没事,就搭了一个 maillist ,给每个签了 offer 的学生发 email 联系。一是想促进交流,避免再被别的公司挖走,二是想进一步了解每个人的实际水平,为日后进入公司组织工作做计划。

当时做这件事很来劲,给大家出了题目布置下去做,列出书目供大家读。为每个人批改作业,写邮件交流。我觉得为团队培养新鲜血液,是促进整体发展的重中之重。

03 04 05 做了三年的招聘工作,感触很深。也面试了太多人。现在想想,在公司里和许多程序员关系很好,也来源于此呢。到 04 年许多新同事到公司报道,头几个月都是一到周末就领着大家到处玩耍吃喝,一个月吃饭买单的开销都是五六千,挺快活。

ruiheng 提议在在公司里多组织技术交流和专题课程,我想我准备的最多。前后做了五六个,有些课程还做了两次。

HR 的工作真是非常重要,也需要有心去做好的人去做。看到后来 google 进入中国,李开复亲自组织 HR 工作,我是由衷的理解。


《梦幻西游》在招聘的间隙公测,那是 2003 年 12 月中的事情。之前的内测反应相当的好,公测后在线人数也是节节上升。不少游戏制作圈子的老朋友都跟我说,梦幻西游挺好玩的。而以往,这些人都是单机游戏的玩家,对网络游戏不屑一顾。我想我们这次成功了。

丁显然也是充满信心。有上次顶住玩家漫骂,把大话西游二从三毛提价到四毛的成功收费经验;这次他想把价格定在五毛一小时。在正式收费前,大家都没太多意见。毕竟没什么好说的,大话二有前车之鉴。反对的话也是找骂。

但是在 2004 年 1 月正式收费那天,游戏的同时在线人数瞬间从 10 万以上跌到了 3 万以下。丁丁和徐波都坐不住了。我能理解他们的心情,测试期间的繁华到收费后的冷清,落差太大。

他们想降价。那天晚上我在公司,跟他们争论了很久。我是不主张立刻降价的,虽然一开始不赞成把价格定的过高。但既然定下来了,也不是坏事,我们不应该在第一天就否定掉这个决定。如果图一时之块把价格又降下来,可能日后会损失一大笔长期的收入。dingdang 也是急促不安,他给步步高的阿段打了电话,征询意见。最后犹豫了一天,终于拍板说降。

这是个没有答案的争论,至今我还坚持我当时的观点。而没过几天,梦幻就宣布调低了收费标准

以我今天的观点,当时更应该做的是延长免费公测期,并同时开放点卡交易系统(收费后,点卡交易系统并没有立刻移植到梦幻中)。让游戏内的经济尽快达到一个平衡,然后再依原计划标准收费。在时间收费是唯一收费模式的游戏中,辅以点卡交易系统后,玩家群体的消费能力是由群体的支付能力决定的,而不是个体。如今的许多道具收费游戏,平均每个玩家的消费水平都要略高于梦幻。但梦幻却只有一个手段扩大收入——增加玩家群,而很难提高个体的平均消费水平。

当然这是一家之言了,也说不定因为坚持五毛一小时的收费标准,梦幻就从此一蹶不振,谁又能说的清呢。

无论怎样,《梦幻西游》一路凯歌走到了今天,成为了中国第一大 MMORPG 。你说它颓势尽显也好,无聊之极也罢。它的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还是在前不久又创下了新记录:200 万人。不能否认,这是款成功的产品。

我为自己在那些日子,为之贡献了代码,贡献了想法,贡献了力量而骄傲。


尾声:

故事远没有结束,但我想应该停笔了。

泡泡游戏的故事、大唐的故事、飞飞的故事、大话三的故事、天下二的故事…… 千百人经历过,正在经历。我想如果有缘,会有人接下去讲述。

网易互动娱乐 从 04 年开始极速壮大,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团队。方方面面,我们多了更多的观察角度。每个人的眼睛里都看到了不同的东西。如果你也身在其中,也许你会喜欢上这些人,也许你突生反感,也许你因为和这样一些人一起工作而兴奋,也许你有许多无奈。

但每个人都应该想着:只要自己努力,明天会更好,不是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