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真相

这个方法很像刚才讲的语义双关法,不同的是语义双关法用的是单个词语的「误解」 ,而简单真相用的是措辞上的「误解」。观众通常从演员第一句的措辞中推测一种默 认情形(通常是过度解读),但是演员下一句将另一种隐藏含义(通常是更直白的含 义)告诉观众,这种「简单真相」通常是观众不会意料到的,这样就带来了笑点。

「我至今记得我的第一次啪啪啪。这不就在我的信用卡账单上写着呢。」

第一层是观众默认是正常的「第一次」,但其实讲述者的第一次竟然是买春。另一层 是,观众默认(过度解读)他要讲「第一次啪啪啪的故事」,但其实讲述者只是简单 的想指出「这是第一次」而已。

传奇演员Steven Wright 有过如下段子:

「今天早上,我的女朋友问我昨天睡的好吗(asked me if I slept good) 。我说「并不,我睡错了几下」(No,I made a few mistakes.)」

这个段子中,前句观众会推测演员对他女友的回答是睡得好或睡得不好,演员取了女 友问句中另一种意思,就是「你睡得对吗?」,给出了令观众出乎其推测的回答。

「我的父亲真是个混蛋(bastard)!他并不坏,就是不知道他爹是谁。」

在这个示例里,bastard 可以理解为混蛋,也可以理解为私生子。

这个方法常在歌词、圣经、诗歌和比喻基础上做文章:

「你要是去过迪士尼乐园的话,肯定听过这首歌——《这是个小世界》, 歌是这么唱的:『这是个快乐的世界,这又是个悲伤的世界;这是个充满 希望的世界,这又是个令人恐惧的世界』——这首歌确定不是在讲躁郁症 病人的日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