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第一个段子

目前为止,我们了解了「如何写出梗概」和「如何写出观点」。事实上,这两个环节就足够我们练习一阵子了。这里要有两个要求:梗概必须易延展、观点必须多追问。很多新人在上手时,很容易写出这样的梗概:

  1. 我和小明去吃饭的时候,他点错菜了,点了不喜欢吃的。
  2. 我有一天在路上跟别人吵了一架。
  3. 我有一天给领导发邮件,点了全部回复。

这三个梗概的问题,概括下来就是一句话:没有共鸣。找到共鸣是第一位的。还记得我们在第一篇文章提到的五个原则吗?其中最最重要的就是有共鸣。观察式喜剧多是「事实共鸣」(北京真的太堵了),观点类段子多是「情绪共鸣」(有没有觉得高铁上的熊孩子很讨厌)。总之是,要么让观众觉得「哈哈这事儿我也见过」,要么让观众觉得「嗯嗯太对了就是这个感觉」。

所以,千万不要急着写段子,要多多挖掘有共鸣的东西。坚持每天写10个观点!这里牵扯很多「刻意练习」方面的理论,我先不多说。总之,坚持写。写完可以多多向别人提问,看看是否有共鸣。

当我们有了一个观点和一个梗概时,就需要开始练习组成一个段子了。很多人在写段子时喜欢用记叙文,也就是「上次我去xx的时候看到一个xx」这样的句式。这种文体写下去以后,非常容易变成纯叙事。问题是,纯叙事的东西,没人喜欢听。那么,如何变成观点型的议论文呢?其实很简单,像平时聊天一样就好了。

仔细想想,没有人平时跟朋友吃饭的时候是哭着吃的吧?俩人每天吃饭都是哭着吃,那就暂时别做喜剧了,先收拾一下人生吧。我们在聊天的时候,通常是超级幽默的。并且对方愿意听我们说话。我们是如何做到的呢?尤其是要「起话题」的时候?那就是,先来抛出一个观点。比如:你知道张三有多傻吗?然后加以各种例证:他吃饭把筷子吃了、跟领导吵嘴了、工作效率差啦。然后再加个自己的点评:我觉得他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出问题啊~~

这个模式,也就是标准的段子的模式了~「观点—例子—加梗」。但是一般来说,段子还需要把观点细分下去。因为不是每一个观点都能像「张三真是太傻了」这么具体。并且有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把若干件事情放在一起,提炼出一个观点来。所以,梗概要挖掘得非常深入才可以。这种挖掘,一般来说,就是跟自己不停地提问

关于「追问」,我还想补充一点,那就是,问什么样的内容。一般来说需要提问的是「why」「how」「what else」.

举个例子。当我们已经有了梗概和负面情绪时,基本上就写出来一个观点了。比如:关于童年,让我感到无奈的是,大家总把我当成女孩子。这里其实蕴含了无数的负面情绪等待提问。

我感到无奈

为什么无奈(why)

因为所有人都把我当女孩子

为什么大家这么干(why)

因为我声音很细、皮肤很白

大家具体的表现是什么样的(how)

有男生帮我背书包、别人跟我妈聊天时会说你女儿怎么样、邻居送了我一条裙子

还有什么是感到无奈的吗(what else)


这里我们进行了大量的追问,这种追问可以是自己问自己。当然更好的方法是找一个段子伙伴,彼此进行提问,问出各种各样的内容为止。这时候你的素材和细化的观点会非常多。这里还有一个小的注意事项,那就是主题不要过大或者过小。比如「关于人生」,这个主题太大了。再比如「关于昨天中午我吃的那碗饭」,这又太小了。太大会散,太小会没得写。好段子需要旁征博引又紧扣主题,这也是议论文的最标准的写法。

当我们有了一堆素材和细化的观点后,其实可以形成一个段子的前面部分了。而一个段子跟一个话题不一样,需要进行大量的设计。这个设计落实在纸面上,其实就是「加梗」。不加梗,或者加梗加的不好的段子,会让人开始的时候挺想听下去,但是后面就莫名其妙了。

我们拿一个学员的段子做个例子:

(来自范璎宁,抄袭及套梗必严厉追究)

我是学地质专业的,我这个专业说出来很多人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有一次我回家过年,被我一个亲戚拽去看他家菜地去看风水。后来我回家吃饭,我爸问我搓脚石都有些什么成分。我觉得这其实也没啥,毕竟父母有的时候真的并不真正的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最让我感到郁闷的是我的朋友们,他们总觉得我是做导游的。每当我们一起出去游玩时,她们总是问我一些景观是怎么形成的。就是那种:诶~远看这个角度像只王八,近看这个角度像个人的那种石头。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去南方上学,总有人问冬天来了我们东北人是不是要换上毛内裤了。

这个段子里,前面的梗概、例子、细化的观点、总体观点,都没有什么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设计过的想要逗别人笑的地方,都不太好笑。这就是典型的加梗没有加好。也是单口喜剧界特别值得唾弃的「套梗」这个行为的典型来源。「套梗」,就是把别人的梗概例子观点保留,自己去换个梗。不过有意思的是,单口喜剧界的套梗,通常都是把一个特别好笑的梗,换成了自己的梗,既不好笑又超级别扭,狗尾续貂的既视感。

加梗有很多的方法。这里我们只讲几种经典的方法:

① 呈现

② 混合

③ 比喻

④ 类比

⑤ 夸张

⑥ 假设


所谓的「呈现」,其实是最简单的部分。换个词说,就是「演出来」。它会对一种情况极为有效:情绪有些不太明显。比如「尴尬」。很多人在概括负面情绪时,会概括出这个情绪。但是这个情绪比较抽象,让人摸不着头脑。如果这时候演出来,就会比较得体。

我有一个段子,是讲听古典音乐时,根本说不出来哪里好。只能问别人,可是别人的回答往往是「我特别喜欢他在第三乐章开的那个小玩笑」。我就很尴尬和无奈。这时候如果只用语言,其实并不是那么明显。所以我往往会直接演出来我听到这句话后的反应。这个反应的时间要有几秒钟,但是这几秒钟观众都会明白我的尴尬和无奈,然后开始笑出来。

还有一种情况也是要经常性地用「呈现」。那就是事情本身很有趣的时候。有时候事情里的对话非常有趣,或者动作非常滑稽,这时候直接演出来会比较好。不过,听这个名字,「演出来」。顾名思义,它需要一些演技。这里的演技肯定不是像演员那样的高超演技(相反,有时候太夸张或者太传神的演技反而不好),但是有一些误区是绝对不能出现的。比如来回晃悠、来回走动、眼神乱窜。说得装逼一点就是,这里需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你要重现那一段故事,或者重现个片段即可。同时还要注意,千万不能事无巨细把所有过程都演出来。要有取舍和精简的意识。很多人只是为了落在一个谐音梗上,表演的时候来来回回对话七八轮,实在让人摸不到头脑……


所谓的「混合」,其实就是把一个场景放在另一个场景里。比如两个人对话的时候的感觉,特别像警察审犯人的感觉,大家就会自然而然觉得有意思。再比如一个事情的结尾,让你想到了另一件事情,也是一个不错的混合场景。

「呈现」和「混合」,是最最常用的,并且其实已经有相关的书籍来介绍这两个方法了。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在这个公众账号的后台回复「单立人喜剧的巨星是教主」,来获得一本单口喜剧手册,里面会有很多关于这两个技巧的讨论。


「比喻」是一个非常好的加梗的方法。我们经常会被一个精妙的比喻逗笑。而掌握比喻这个技巧,其实需要的是丰富的阅读量。我一向认为,只有读得多了,才能进行精妙的比喻、细致的描写和天马行空的想象。而这三个东西都是单口喜剧演员所需要的。

但是作为一个目标目前是「写出第一个5分钟」的新人来说,只需要掌握一个句式,就可以硬生生地写一些比喻出来。这个句式就是:xx实在是太xx了,就好像……

前半句是为了连接,也是提醒自己需要精确地描述出这种感觉。

两个xx其实是一个客观事实的描述。比如,李三的头实在是太大了。这时候在后面加一个好像,你自己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到这个「大」上面去。一旦集中了,其实就好想多了。比如,李三的头实在是太大了,好像是他把他每个前女友都塞进去了。这样的一个比喻,其实很容易继续在后面加梗,如「这样他现在女朋友再骂他满脑子都是前女友的时候,他可以说,我靠,你怎么知道的。」


同时,这跟「类比」也有相似的地方。我们有时候难以描述出这个感觉时,会用另一个简单易懂的东西来解释。这里需要掌握的一个句式就是:我上一次看到这样的事情,还是在xx的时候。

比如,我在我司有一次演讲,话筒实在听不清楚,所以第一个老师讲完以后,学生们已经打算走了。我上场的时候,刚好赶上学生们离场,12000人的体育馆,一下子走了8000人。我上一次看到这么大规模的人口转移,还是在看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时候。

你看,如果我在这时候不停地说,一万二走了八千啊,这也太多了。这种情感是很难传达给观众的。但是当我加上敦刻尔克的时候,很多人就会会心一笑了。因为他们知道敦刻尔克大撤退是什么样的。不过我之所以说是很多人,是因为的确有人不知道敦刻尔克大撤退。观众是千奇百怪的。有一次我在演出时说,π节,圆周率的π. 下面还有一个观众问旁边的人,π是什么。那个人还给她解释,就是3.1415926啊。

你不可能逗笑每一个人,make you choice.


「夸张」其实没有必要讲很多,我们来讲讲「假设」。

「假设」包括两种:动机假设和后果假设。

动机假设就是问问自己,他们为什么这么干。后果假设就是问问自己,这样干下去会怎么样。

郝雨(《大学生自习曲》原唱)的两个经典句式,就可以被大家拿来模仿。动机假设时问自己:咋的?后果假设的时候问自己:这样下去会不会……

比如别人上厕所的时候,忘了把手里的筷子放下,你见到了,揣测动机的时候,说的肯定是:“咋的?你之前没吃饱啊?来这加餐啊?”再比如,我们老听说一个谬论,说身体是按时排毒的。这样的话,我要是去个美国,晨昏颠倒,我的内脏还得熬夜通宵排毒呗?那我要是先去美国立刻去日本再去法国然后立刻回中国,我的内脏们是不是就完全懵逼啦?

这种假设,由于思路清奇,反响一般会很好。

比如刚刚的那个段子,如果我们把梗换掉,换成一些假设的话,就变成了这样:

我是学地质专业的,我这个专业说出来很多人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有一次我回家过年,被我一个亲戚拽去看他家菜地去看风水。后来我回家吃饭,我爸问我搓脚石都有些什么成分。我觉得这其实也没啥,毕竟父母有的时候真的并不真正的知道我们在干什么,最让我感到郁闷的是我的朋友们,他们总觉得我是做导游的。每当我们一起出去游玩时,她们总是问我这些景观的历史背景是什么。是不是他们的心里,我们专业上课的时候,就是先进来一个道士,拿个罗盘走一圈,然后掏出一个搓脚石讲解成分,看我们听不懂,他就说,这都听不懂,算了,我来介绍一下这个搓脚石,各位同学,在您的左手边,可以看到这个搓脚石。据说在清朝的时候,有一次乾隆皇帝南下,碰到了这个搓脚石,搓完以后赞不绝口,赐名:死皮儿克星。

不过我的加梗,也是我坐在电脑前想出来的。真正好笑不好笑,还是要多多去思考多多去修改。尤其是按照「刻意练习」的理论,进行局部的替换。多上开放麦讲,回去后反馈思考,需要改梗概还是改观点还是改梗。

这条路还很漫长。但是想成功的你一定不害怕。

祝你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