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真实相同差异关系对

第二章 真实相同差异关系对

乖讹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一个乖讹总是有一个和它相对的正常的概念,我把乖讹和与它相对正常的概念称为一对真实相同差异关系对。比如说姚明是一个乖讹,与他相对正常的是普通人,姚明与普通人构成了一对真实相同差异关系对。比如说哑语是一个乖讹,与它相对正常的是正常的语言,哑语与正常的语言之间构成了一对真实相同差异关系对。为了简便起见,以后我会把真实相同差异关系对简称为真对,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简称为假对。

当我们得到一个素材乖讹的时候,很容易就把它化解为一个真对,如何对一个真对进行推导呢?

一个乖讹与它相对正常的概念之间总会有一个差异,我把这个差异叫做乖讹点。比如说姚明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异是高度,高度就是这个真对的乖讹点。比如说煎饼是一个乖讹,它和普通食物之间的差异是它特别的薄,薄就是煎饼和普通食物之间真对的乖讹点。

我把正常的概念记做A,乖讹点记做B,一个乖讹可以记做A+B。

A会与周围的物体或者环境发生作用,周围的物体或环境记做C。

单单有C显然还不够,C不会和B发生作用,A与C发生作用,得到的结果是E,而A+B与C发生作用得到的结果也是E。两个结果是相同的,也是毫无意义的。

我们还需要一个点D,D是C的特殊情况,也可以说是C的乖讹,记做C+D。D是一个特殊的点,它即会和A发生作用,也会和B发生作用。而且对两者之间的作用是完全不同的,D或者是允许A否定B,或者说允许B否定A。

造成的结果是A与C+D之间发生相互作用,得到的结果是E,A+B与C+D发生相互作用得到的结果是F。F与E之间产生的重大的差异。也就是说A与A+B之间的差异推导出了E和F之间的差异。我把这个公式叫做狭义乖讹推导公式。

医生:你的病需要进行隔离治疗,以后你只能吃煎饼了。

病人:吃煎饼对我的病情有帮助吗?

医生:不是,这是唯一能从门缝里塞进来的食物。

在这个笑话里,A是正常的食物,A+B是煎饼,B是乖讹点,它特别的薄。遇到的环境乖讹C+D是一个封闭的房间,只留一个小门缝。D点会否定A,普通的食物塞不进来,D点会肯定A+B,只有煎饼能塞进来。在幽默创作中,作者首先得到的是一个素材乖讹A+B,这时需要构思的是与乖讹点B发生相互作用的环境乖讹D点。再把D点构制成可以与A发生作用的C+D。

一个人到游泳馆里对经理说:“我想应聘你这里的救生员。”经理问他:“你会游泳吗?”他说不会。经理大怒道:“你不会游泳,你当什么救生员,你是逗我玩吗?”他说:“你们游泳池的水深两米,我的身高是两米二,我不会游泳也淹不死啊!”

这个笑话肯定是因姚明而构制的,这里普通人是A,姚明是A+B,B点是姚明与普通人之间的高度差,环境是水池C,特殊的水深是D,这里的水深D点一定要是两米,如果水深是一米五,姚明和普通人都不会被淹死,这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水深是两米五,姚明和普通人都会被淹死,这也是没有意义的。只有水深是两米的时候,普通人会被淹死,姚明却不会,姚明和普通人的身高差被推导成为普通人会被淹死,姚明却不会。这里如果把姚明换成是一个侏儒,依然可以构制成一个笑话。

女巫追到了黑森林里,白雪公主带着七个小矮人迅速逃命,跑着跑着,前面出现了一条大河。幸好河水不深,刚好到白雪公主的腰部,白雪公主忍着冰冷刺骨的河水,逃到了对岸,回头一看,妈呀,七个小矮人被淹死了!

小矮人与普通人之间的乖讹点B依然是高度差,水的高度D依然需要控制,需要控制在可以把小矮人淹死,普通人却不会。

研究这套理论的时候,我正在读《失控》这本书,给我很大的灵感。达尔文创立进化论以来,立即以它独特的观点深入人心,到了今天,人们不止将进化论应用于生物界,在自动化控制电脑编程,复杂系统研究等诸多领域,人们会将优胜劣汰应用到方方面面。就好像一只小怪兽,由于基因突变,它产生了。如果环境不改变,那它并没有什么发展,只不过是和正常的有些不同而已嘛,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环境发生了改变,变得只适合小怪兽生存,而把正常的都干掉。这是人们才发现小怪兽的伟大。我们也可以把这个理论推广到万事万物,任何事物当出现一个它的乖讹的时候,人们总是会把它和正常事物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去面对正常事物应该面对的环境。当环境很正常的时候,人们不会注意这个乖讹的与众不同,一旦环境改变的时候,环境会变得否定正常现象而肯定乖讹,这时人们才发现乖讹的与众不同。我们以金庸小说的屠龙刀为例,屠龙刀是一个乖讹,它相对于普通刀的乖讹点是削铁如泥。当它和普通刀一样,面对的环境只是萝卜豆腐、鸡鸭鱼肉的时候,它和普通刀没有什么区别。当面对的环境是铜铁的时候,普通的刀已经无能为力了,这时才凸显出屠龙刀的威力。

为什么叫狭义乖讹推导理论呢?前文我们提到,素材乖讹可以分解成不同的关系对,这些关系对又

都可以进行推导,所以会有很多种不同的推导方式。而这些方式有些只适用于文学,甚至有些只适用于幽默。只有狭义乖讹推导公式既适用于文学,也适用于科学。它是人们进行思维活动的时候的一种实实在在的推理方式。逻辑学有三大推理方法,演绎推理、归纳推理,类比推理。而狭义乖讹推理是区别于这三种方式的一种新的推理方法,它更适用于人们进行创造性思维。如果你对思维或者对智慧很感兴趣,我希望你能掌握并熟练运用这种方法。我可以大言不惭的告诉你,如果你熟练了这种思维技巧,至少可以让你的智商提高二十个百分点。狭义乖讹推导公式必须是有一个真实相同差异关系对,B点必须和D点发生相互作用,所得到的E和F之间的差异必须是有合理性的。

狭义乖讹推导公式在文学中应用非常广泛,尤其是在故事当中。例如在金庸的《飞狐外传》中,主人公胡斐和众群侠被困在铁制的密室里,敌人又在密室的底部点上火,想把群侠给烤死。当时只有一个小孔与外界相连,群侠身材都很高大,很难从小孔中钻出去,只有胡斐当时只有十三岁,身材矮小,从小孔中钻了出去,杀死了敌人,解救了群侠。

这里胡斐与群侠相比是一个乖讹A+B,群侠是A,乖讹点B是身材矮小。作者构思了一个可以和乖讹点B发生作用的D点,D点是一个小孔,D可以否定群侠A,又可以肯定乖讹胡斐。

在《笑傲江湖》中,令狐冲只会武功,没有内力。遇到了一个以琴音作为攻击武器,专门攻击人的内力。令狐冲由于根本没有内力,所以免遭攻击,战胜了对手。

这里的乖讹点B是没有内力,根据乖讹点,作者构制了可以和B相互作用的D点。D是专门攻击人的内力,D可以否定普通人,却可以肯定令狐冲。

有一个关于曾国藩的段子,说曾国藩很笨,背书总是背很多遍也不会。一天,他在家里背书。有一个贼摸到他家里,躲在房梁上,只等他睡着了,好去偷东西。只见曾国藩背一小段文章,背了两个时辰还是不会,贼实在是忍不了了,从梁上跳了下来。对曾国藩说:“你这么笨,还当什么读书人。”说着,把曾国藩背的文章从头至尾背了一遍,然后扬长而去。

这里的乖讹点B是时间长,作者构制了一个D点是一个急等时间的贼。

狭义乖讹推导理论是可以反推的,在文学创作中,作者通常是得到一个素材乖讹,把它化解成一个真实相同差异关系对,找出乖讹点,通过乖讹点,设计出一个与它相互作用的D点。从而构制成一个段子或者是故事。而在科学发明中,这个乖讹是根本不存在的。研究者通常遇到的是一个困难,C+D与A相互作用得到的结果是E,E是一个困难,为了解决这个困难,需要找到一个A+B,A+B与C+D相互作用,得到的结果是F,F与E是不同的,从而解决了困难。研究者其实求解的是B。例如在爱迪生发明灯泡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个困难是,在两千度的高温下,灯丝就会熔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必须找到灯丝的乖讹,让它在高温下不会熔断。爱迪生解决了这个问题,研究出了一种炭化的灯丝,在高温下不会熔断,从而解决了问题。

我曾经搞过一个发明,新型筷子。

筷子是中国人的餐具,非常实用。但使用它需要很大的技巧,儿童以及外国人就很难使用筷子。这里就是一个困难,为了解决这个困满,就需要对筷子进行改进。我把筷子的尾部用弹性材料连接,把筷子做成一个U型,更像是一个夹子,使用起来非常简便,从而解决了困难。

发明其实是研究者研究出了一个新的乖讹,把它放在困难当中,解决了困难。

在解决困难的模式中,会把C+D与A发生作用,得到E设置为一个困难。而把C+D与A+B作用得到结果F视为解决困难。在这个模式中,D是否定A,肯定B的。而在幽默中,更喜欢的是D否定B。

印度人用手抓饭吃,那他们吃火锅是怎么办呢!

我们中国人使用筷子,所以我们认为印度人用手抓饭是一个乖讹,乖讹点B是用手抓。B会被D点环境乖讹即特殊的食物火锅所否定。D是直接否定B的。

在公交车上,一个小伙子给一个老大爷让座。老大爷非常感动,非要和小伙子结拜。两人跪在地上,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小伙子问大爷多少岁了,大爷说:我都九十了。

和一个比自己大得多的人结拜,就会被环境乖讹D同年同月死所否定。

狭义乖讹推导公式对讽刺有十分明显的效果,主人公一个微小的缺点,都会被乖讹推导成巨大的差异。

一个胖子刚从公交车上下来,售票员就会喊道:有空座了,有四个空座了。

牧师问丈夫:如果再过五分钟,地球就会毁灭,你要做什么?丈夫说:我要疯狂的做爱。妻子冷冷的问:那剩下四分钟呢!

早泄是一个乖讹,乖讹点B是时间太快。作者会安排一个D点是非常短的五分钟,主人公还给剩下了四分钟。

隐性的乖讹点

在一个简单的乖讹中,可以只有一个乖讹点。而在一个复杂的乖讹事件中,可以存在许多的乖讹点,它们通常死隐性的,不容易被发现,需要作者去发掘。

甲:我妻子骗了我,她说她昨天晚上和她妹妹在一起。

乙:你是怎么知道的?

甲:昨天晚上我和她妹妹在一起!

和小姨子偷情是一个乖讹是事件,在这个事件里,还存在一个乖讹点,主人公可以和小姨子呆在一起一个晚上,这是普通人无法做到的。利用这个乖讹点,设置了一个环境因素D妻子的谎话,妻子说和小姨子在一起,乖讹点B恰恰可以否定这个D点。

一个一丝不挂的美女钻进了出租车里,司机看了美女很久,美女生气的说:没见过美女呀!司机怒道:我看你他妈的从哪能把钱掏出来。

裸体美女是一个乖讹,这里还隐藏这一个乖讹点,没穿衣服就没有兜,没有地方装钱。这里设计一个需要钱的环境D,直接就把美女给否定了。

妻子对丈夫说:我要给你一个惊喜。丈夫问是什么?妻子说:我怀孕了。丈夫郁闷的说:我还不想要孩子。妻子笑着说:瞧你、瞧你!我说要给你一个惊喜,这只是一个惊。喜的是孩子不是你的,是隔壁老王的。

孩子不是自己的,这是一个乖讹,这里还隐藏一个乖讹点是,孩子不是自己的,就可以不用抚养了,然后有了不想要孩子的环境因素D,乖讹点B就可以否定环境因素D了。

在狭义乖讹推导理论中,乖讹点B是关键,一个段子的好坏,基本上取决于B的好坏。B点可以作用什么、攻击什么、否定什么,或者可以被什么攻击或否定,就可以把什么设定为环境因素D点。在这个公式中,关键是B点和D点的相互作用。

D点之所以可以区分A和A+B,主要的原因是B点和D点发生的巧妙作用。在前面的例子里,B点胡斐身材矮小,D点就设置为一个只有他能钻进去的洞。B点令狐冲没有内力,D点就设置为专门攻击内力的琴音。B点是可以和小姨子睡一宿,D点就是一个只有他可以揭穿的妻子的谎言。B点是孩子不是自己的,D点就设置为不想要小孩。A也可以和D发生作用,但A和D发生的作用只是没有象B一样和D发生巧妙作用的后果。在前面的例子中,A点众群侠没有钻过那个小洞,后果当然就是死。A点有内力的人遇到琴音,当然就是被攻击。A点普通人没有和小姨子睡一宿,当然是无法揭穿妻子的谎言。A点普通人孩子是自己的,当然无法解决不想要孩子的困难。

B的始终是一个段子能量点,D是根据B设计的。B是一个功能器,B可以做什么,就把D设置为什么。B如果是水,那么D就因该是火。B如果是一个苍蝇拍,D就应该是一只苍蝇。B如果是一只猫,D就应该是一只老鼠。在段子创作中,作者首先要在一个乖讹事件中寻找乖讹点,得到一个与众不同的乖讹点,通过乖讹点去设计D点,从而创作出一个完美的段子。

同样的B点,在不同的D点下,可以得到不同的结果。因为有些D点可以否定B,有些D点可以肯定B。我们以姚明为例,姚明是一个乖讹,乖讹点B是特别的高。如果是在D点篮球场上,姚明无疑是一个王者,所向披靡,无人能挡。但如果D点换成了战场,那情况就会大大的不同了,因为在战场上,姚明的目标太大,即使是枪法最差的士兵,也可以打中他。

一些看起来很差的B点,因为D点的作用,也会表现的很突出。例如胡斐身材矮小,在正常的环境下,他是很吃亏的,他不可能打败那些大侠。但在特殊的环境D点下,比如说那个小洞,胡斐就会表现出非凡的成就。令狐冲没有内力也是一个不好的乖讹点,在正常的环境里总是吃亏,但作者会安排一个只有他能过关的琴音环境。比如说一个盲人,正常环境下比常人差太多了,但如果在一个黑暗的环境里,他就会比正常人更加的适应。

乖讹的这种特点在文学中有着广泛的应用,一个非常好的乖讹点,在各种D点环境下风风火火,所向披靡。一旦遇到一个克制他的D点环境,立刻大败亏输,满盘皆负。而一个看起来很差的乖讹点,只要作者为他设计了好的D点,也可以如鱼得水,出人头地。这在文学创作中通常可以达到一个逆反的效果。

一些我们平时习以为常的乖讹点,在不同D点的作用下,就会发出不同的效果。如前面举得几个黄色笑话的例子,和小姨子偷情的乖讹,在妻子说谎的时候,竟然可以揭穿妻子的谎言。一个裸体美女,在遇到钱的问题时,竟然会被司机否定。孩子不是自己的,竟然可以解决不想抚养孩子的问题。大家注意没有,明星的签名字总是写的莫名其妙的,不像是正常的字。为什么会这样呢?很早就看过一部香港影片,名字我已经忘记了。说的是洪金宝很崇拜刘德华,想要刘德华给他签名,刘德华于是就签了,结果洪金宝说刘德华已经加入了他们的组织,拿出一份证书,上面有刘德华刚才的签名。我也构制过类似的段子,说一个人找明星签名,签完之后才发现,是一份账单。明星签名是一个乖讹点,当重新构制一个D点的时候,就又成了一个新的段子。一个脑筋急转弯说的是为什么一个仁慈的皇帝,却要诛人九族呢?答案是如果人都死了,就不会有人会伤心了。诛人九族的典故大家已经知道了,是一种非常残忍的手段,但它却可以解决有人伤心的问题。我以前经常给故事类的杂志投稿,许多写手们混在一起,在论坛上大家经常会讨论一个问题。要不要从已知的文学作品中或新闻中提取乖讹进行创作,这样算不算是抄袭呢?今天这个问题已经没有讨论的必要了,作为故事或者说是段子的创作,本来就是利用已知乖讹进行再创作的的过程。从新闻或文学作品中提取的乖讹B,只要我们重新设计一个D点和它发生巧妙的作用,这就形成了一个新的作品。这哪里是抄袭,这是重新创作。如果只是指着作者对生活中所能遇到的几个乖讹进行创作,那这个作者一生能够写出几个作品!利用已知文学作品或新闻的乖讹进行创作,本来就是段子手的两大阵地。段子会分射雕段子、西游段子、三国段子,越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乖讹,创作的段子越多。一个已知的乖讹,加上不同的D点,就会变成新的段子。甚至许多大的乖讹点也是可以分类的,如根据北京雾霾形成的段子,根据弹琴让邻居很闹心形成的段子,根据丈夫怕老婆形成的段子,根据鹦鹉学舌形成的段子,根据口吃形成的段子数不胜数。这些个大的乖讹点下面都有数不清的段子,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想到的新的D点,和它们配合形成新的段子。

在狭义乖讹推导公式中,如果得到的是A+B,自然可以推出C+D。如果得到C+D和A,也可以推出A+B。如果得到的是B和D,也可以推出A和C。

在几十年前,苏联人就发明了发明机。发明机的原理很简单,只是把任何不同的两个物品组合在一起,他们就认为完成了一个发明。从狭义乖讹推导理论中,我们明白了,他们只是形成了一个乖讹。只有当乖讹点B和困难点D发生相互作用时,一个发明才真正成立。而且在发明中,以乖讹点B求取困难点D并不可取。发明真正的方法是,以困难点D去求取乖讹点B。发明就是为了解决我们所遇到的一个一个的困难。而在文学创作中则恰恰相反,作者努力的去寻找一个一个的乖讹,在长篇小说中,作者还要自己去创作乖讹。通过这些乖讹,得到乖讹点。再利用乖讹点构制与它发生巧妙作用的D点。这是才会形成一个段子。

乖讹推导还有一个变式,可以没有D点,B点直接作用于A点。B通常是A的倍数,作者把A设置成一个事件的关键点,或者是一个因果关系的起因,总之是很重要。B作用于A点,把A的功能扩大无数倍。

蜈蚣爸爸看见小蜈蚣正在哭,于是问道:你想要什么,孩子?小蜈蚣说:我想要买耐克鞋。

蜈蚣的脚是一个乖讹,他是正常脚的无数倍,A点是普通的脚,想买耐克鞋会让爸爸很头疼,也就是说,脚会让爸爸头疼。然后就是无数支脚,可以让爸爸疯掉。

医生将针头插入病人的体内,病人痛的一声惨叫。医生不耐烦的说:安静点好不好,我们是在做针灸,还有一百多针呢!

针灸可以看作是普通打针的乖讹,乖讹点B是普通打针的无数倍。A点是普通打针,A点可以给病人带来痛苦,B点是A点的超强版,病人应该昏过去了。

这种推导方法更适用于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下面我们开始讲解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