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反差

制造反差就是将两个不相关的事物联系到一起的技巧,也可以理解成将相反的元素并列讨论。人们称这个技巧为联想式喜剧,表演方式可以是简单陈述或者呈现出来。简单来说,就是将一般情况下毫无关系的两件事相提并论,这个结构在喜剧中用得非常普遍。

我见过一家中国餐馆,牌子上写着:「地道中餐,西班牙语点餐。」

制造反差是当今喜剧最为流行的技巧之一。喜剧演员总是用这个技巧,有时可以用以将毫无生命感的物体赋予人物性格。以宋飞的用法为例:

「我不觉得赛马知道他们在赛跑。它们只是站在那想:我知道在这条路那头有一袋子燕麦,我就想第一个跑到那儿。」

其他示例:

现在有些女孩子,整天在微信、微博上和男人打情骂俏、勾勾搭搭,聊不了几句就见面开房,视感情如儿戏,一点也不知道自重。对于这样的女孩,我只想说4个字:请联系我。

来源网络

三步定律

三步定律又称「三步建立法」。这种方法运用两个逻辑相近的元素构建一个思维定势的框架,紧跟着抛出第三个荒谬夸张的元素,从而打破之前框架给观众建立的印象。(译者注:相类似的,在中国的传统相声里,有「三翻四抖」的技巧。)

「你们知不知道 ‘Synistriphobia’ 的意思是害怕自己身体左侧有东 西,‘Dextraphobia’ 的意思是害怕自己身体右侧有东西。那害怕自己身体后面有东西叫什么?我猜叫 ‘Homophobia(恐同症)’。」

或者看看下面这个第三步反转的例子,因为这个段子我还得到了《杰·雷诺今夜秀》的编剧机会:

整个欧胡岛(夏威夷群岛的主岛)都停电了。是的,交通信号灯灭了,法院关门了,连在夏威夷度假的唐·金的头发都贴到脸上了。

译者注:唐·金是美国著名拳击经纪人,发型永远是吹起来的飞机头

其他示例:

四大文学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哈利波特》……

– 郭德纲、于谦 《我是文学家》

反转

反转就是在最后一刻切换段子的逻辑角度让观众感觉到被戏弄了,从而产生笑点。

「我在旅馆醒来的时候发现,客房经理一直在捶门,一直敲一直敲……最后我只能起床打开门放她出去。」

我教我女儿怎么系鞋带的时候,她说:「我做不到,爸爸。我做不到!我说:「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了,别用那个词……我是你妈!」

我去我女朋友家求她和我重归于好。我捶门,大喊:「史黛西!史黛西!」——这其实很奇怪,因为她叫艾米莉。

我最近在脱发。脱发会困扰你吗?会困扰我——当然不是说你脱发会困扰到我,是说我自己!比如一天早上,我老婆在床上温柔地用指尖抚摸我的秀发——但那时候我已经去上班了!

听众或读者知道「我老婆的指尖穿过我的头发」时候,肯定脑子里已经有画面感了 吧?马上这种画面感就被一句「但那时候我已经去上班了」打破了。

其他示例:

我室友是个很讲公平的人,有一次我们一起吃盖饭,说好一人一半,然后 她把盖饭的上半部分吃了。

By:王璐

语义双关

语义双关就是灵活运用多义词的文字游戏。

语义双关示例:

坦帕湾海盗队前主教练约翰·麦基经历了一个很糟糕的赛季。球队队员什么事情都做不对。在一场战败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向麦基提问:「你怎么看球员对于今天进攻的处理?」「我觉得行。」

译者注:原文 Execution 有「处理;处决」的双重含义,offense 也有「进 攻」和「前锋」的双重含义。Execution of offense 前文译作「对进攻的处 理」,下文麦基理解为「处决前锋」。按主教练的回复版本,记者的提问可以理解为「把今天的球员都枪毙你觉得怎么样」

其他示例:

-「你看我头像牛逼吗?」

-「像!」

—— 来源于网络

-听说贵公司是一条龙服务?

-对,我就是那条龙。

—— 来源于网络

你现在能看出来了吗,语义双关法则可以让一词多义应用在很多场景下的剧本创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