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

第三章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

上文提到,B点其实是一个功能器,B点可以做什么,就把D点设置为什么。从而让D可以区分A和A+B。那么如果B点不是一个功能器,B其实做不了什么,只是和A的样子有些不同而已,那么又会怎样呢?

我们以哑语为例,哑语是一个乖讹,它相对的正常现象是正常的语言。但它和正常的语言已经不是很像了,它更像是一种舞蹈,于是哑语和正常的语言之间构成了一对真是相同差异关系对。哑语和舞蹈之间构成了一对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

狭义乖讹推导理论不止适用于文学,还适用于科学。而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只适用于文学,甚至只适用于幽默。幽默本身就是一门研究误会的学问,如何让人产生误会?一定要存在看起来相似的两者,这两者就叫做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许多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是天然的,如同音字、同音词、双关语,只要我们能够寻找出来就可以了。但更多的虚假相同差异关系对是需要我们去创造的。如何创造一个假对呢?自然是用乖讹的方法。

一个乖讹会和与它相对的正常现象构成一个真对,但乖讹通常不会和正常现象很像,而会像其他别的东西。乖讹就会和其他别的东西构成了一个假对。利用乖讹的这个特点,我们可以轻松地创造出许多新的假对。

例如郭德纲的段子:你行的,你和超人唯一的区别是你把裤衩穿里面了。

超人的服装是一个乖讹,尤其是裤子,看起来很像裤衩套在了裤子的外面。

赵本山的段子,宋丹丹:我年轻的时候,那是柳叶弯眉樱桃口,大人小孩都乐意瞅。就隔壁那吴老二,一见我就浑身发抖。赵本山:吴老二脑血栓,看谁都哆嗦。

脑血栓患者是一个乖讹,浑身总是不停的抖,看起来很像是一个人精神激动发抖。两者之间构成了一个假对。

长城汽车早期的商标是一个墙上有一个墙垛,不过画的已经不像墙垛了,而象是一个牙床上只有一颗牙。于是车迷们就把长城汽车戏称为一颗牙。

故事会里的一个故事,名字叫《你怎么学坏了》,说的是一个大学生毕业找工作,用人单位都要抽血体检。一个月下来,工作没找上,胳膊上却扎了许多的针孔。家里人发现了,以为他学坏了,开始吸毒了。

这种找工作体检是一个乖讹,会让胳膊上出现许多的针孔,看起来和吸毒的针孔很像,于是和吸毒构成了一个假对。

乖讹形成假对的手法,在动物笑话里有着普遍的应用。

赵本山的段子,老虎被蛇咬了,于是老虎去追蛇,追到了一条小河旁,蛇一下子钻进了水里。老虎在岸边等了半天,突然从水里爬上来一只王八,老虎上前一把把王八按住说:“好小子,你穿了马夹我就不认识你了。”

蛇穿了马夹是一个乖讹,看起来已经不像蛇了,而像是一只王八。穿了马夹的蛇和王八构成了一个假对。动物笑话的乖讹都是想象中的,事实上根本不存在。

母老鼠发现公老鼠偷偷的溜出了家门,于是在后面跟踪,走着走着,发现了一只刺猬。母老鼠上前按住了刺猬:“小样的,还说不是去约会,你打这么多的摩丝做什么。

打摩丝的老鼠是一个乖讹,看起来已经不像是一只老鼠了,而像是一只刺猬。打摩丝的老鼠和刺猬构成了一个假对。

饺子和馒头结婚了,洞房的时候,馒头发现饺子不见了,床上只躺着一个肉丸子。馒头于是要去找饺子,只听肉丸子说:‘死鬼,人家把衣服脱了,你就不认识人家了。”

脱了衣服的饺子和肉丸子形成了一个假对。

语言类假对的构成

语言只是对具体事物的描叙,语言是不存在乖讹推导的。语言形成的关系对没有真对,也就是说,语言含义形成的关系对通常都是假对,只有一些语法可以形成乖讹真对。

从天然的假对如多音字、同音词、双关语到曲解、歧义以及事物本身称呼的乖讹,都可以形成假对。在本文的一开头,我就介绍了假对的概念。假对是看起来相同,听起来相同,或其他部分相同,但本质上却是不同的两者之间。

谐音一直是早期幽默创作的主流,如马三立的段子《逗你玩》。妈妈让小孩在门口看着晾晒的衣服,一个贼走了过来,贼对小孩说:“我姓逗,叫逗你玩。”贼开始偷衣服,小孩对妈妈喊道:“他把褂子拿走了。”妈妈:“谁啊”。小孩:“逗你玩”。等妈妈出门看的时候,衣服已经被偷光了。妈妈问谁拿走的,小孩:都你玩。

这里,名字的逗你玩和调皮话逗你玩是一对同音的假对。它们的含义是不同的。

马三立的相声《开药铺》也是谐音的典范,两个外行人开药铺,不懂装懂。把中药银珠曲解为银子打的珠子,把中药砂仁曲解为三个人,把陈皮曲解为姓陈的皮匠。

现代相声如苗圃的《满腹经纶》也大量运用了谐音,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非诚勿扰》的主持人孟非,你听他说话,几乎每一句话里都有谐音的包袱存在,运用的非常娴熟。谐音笑话如今已经不能成为幽默创作的主流了,乖讹推导才是幽默创作的主要手段。谐音胜在它的简单,不用去深思熟虑的布局,随口就来。一般会用在需要现场表演的场合,如主持人特别喜欢这种手法。在现场主持紧张的氛围下,很难去运用乖讹创作一个好的段子,而谐音的简洁手法符合了这种需要。

但对于一个有时间进行创作的作者来说,如果你总是用谐音,效果就不好了,别人会以为你不懂幽默。

曲解也是形成语言类假对的主要手段,效果通常会很好。

谐音只是语音相同,而字面上是不同的。曲解则不然,一个词或者一句话通常会有一个引申含义,还会有一个字面上的意思,这两个不同含义之间就构成了一个假对。这样形成的假对,由于字面上是完全相同的,所以效果很好,很轻松的就能够把读者给骗到。

郭德纲的一个段子,郭德纲想要吃鸡,于是去找一家做鸡的饭店。在一群发廊中间,找到了一家饭店。郭德纲问服务员:“你这有鸡吗?”服务员说:“嘘,我就是!”

鸡的引申含义是妓女,鸡的本意是一种家禽,鸡的两个不同含义之间就构成了一个假对。

阿拉伯酋长的儿子在伦敦读书,他给父亲发电报:同学们都坐地铁上学,只有我开着纯金的奔驰,我感到很不好意思。父亲回电报:已经给你汇去两个亿,赶快买一辆地铁,不要再给我丢人了。

这也是一个曲解,作者把儿子想坐地铁上学硬性曲解为同学都买的起地铁,而儿子买不起。

妻子把刚买的自行车撞到了树上,撞得稀巴烂。丈夫对妻子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妻子感动的流下了眼泪。丈夫接着说:你若安不好,嘿嘿,你可小心了。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是一句关心的话。突然曲解为你要把自行车安好。两个不同含义构成了一个假对。

一个帅哥遇见了一个美女,帅哥对美女说:可以啪啪啪不。于是两个人进入了树林里。两人啪啪啪了半个小时,美女问帅哥:还啪啪啪不?帅哥说:不了,脸疼。

啪啪啪的引申含义是做爱,把它曲解为打脸的啪啪啪,两个不同含义构成了一个假对。

肢体语言形成的假对

肢体语言指的是手势,它通常会跟动作之间形成一个假对。

小蚊子哭着对妈妈说:爸爸死了。妈妈惊道:你们不是去看演唱会了吗,爸爸怎么会死呢?小蚊子说:观众们鼓掌,爸爸没躲开。

鼓掌是一个肢体语言,它和拍蚊子之间构成了一个假对。

两个贼准备翻墙去偷东西,甲先爬了上去,乙问甲:有没有保安。甲做了一个OK的手势。乙也爬了上去,刚上去,就被保安给抓住了。乙问甲:你不是说没有保安吗?甲说:三个保安。

OK是一个手势,表示好的的意思。它和树三个手指表示山的含义之间构成了一个假对。

鹦鹉和老鹰打架,被老鹰把毛全都拔光了,鹦鹉说道:不脱光膀子还真干不过你。

脱光膀子是一个肢体语言,表示要大干一场。而鹦鹉被老鹰拔光了毛和脱光膀子之间,成了一个假对。

素材乖讹如何形成语言假对

在上面的例子里,大家也看到了,如果得到一个好的语言假对,购置一个段子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问题的关键是,语言假对也不是凭空出现的,也需要作者去创造的。如何将一个幽默素材构成一个语言假对,是作者所面临的实实在在的问题。

最简单的方法当然是谐音了,汉字的同音词实在是太多了。你如果用的是搜狗拼音输入法,随便拼出一个词来,下面的选择框里就会有许多的同音词在等着你。利用谐音,几乎任何的词语都可以形成假对。但谐音假对的质量实在是不高,只有初学者或有时间限制的场合,比如主持人主持节目的时候才会用到。

高明一些的手法是曲解,一个词语或一句俗语通常会有一个引申含义,它的字面意思又会是另一个含义,这两个不同含义就构成了一个语言假对。这种假对的质量通常会很高。一个幽默素材如果是一个引申含义,就可以考虑和它字面的意思构成一个假对。如赵本山在小品《相亲》中,女主角说:我们还是等下辈子吧。赵本山说:完了完了,一竿子直到三零零零年去了。下辈子引申含义是不可能了,而作者将它曲解为真的要到下辈子,到三零零零年。

肢体语言形成的假对也是一个好方法,它会和一些动作形成假对,或者说一些动作会和它形成假对。这一点非常有用,如果你的素材乖讹是一个动作,你就可以考虑和一个肢体语言构成一个假对。反之,如果你的素材乖讹是一个肢体语言,你就可以考虑和一个动作构成一个假对。例如赵本山的小品《卖拐三》中,赵本山饰演一个脑血栓患者,两只手摆出了特殊的姿势。范伟说:这是什么呀,非常六加七呀!

素材乖讹转化成为什么关系对,如要是看这个素材乖讹本身有什么特点,所谓因才施用。如果素材乖讹适合形成一个真对,那就让它形成真对。如果适合形成乖讹假对那就形成乖讹假对。如果素材乖讹在语音方面很有特点,那就适合形成语言假对。

哈尔滨电台有位主持人叫莫红岩,莫是一个很有趣的姓,比如说莫吃,正常人的含义是不要吃。而对于莫姓的人来说,莫吃的意思是让姓莫的人来吃。于是我创作了一个段子。

台长买了一包耗子药,因为怕人误食了,于是在纸包上写了莫吃两个字。红岩看了脸上一红:台长就喜欢给人家开小灶。说着,把耗子药全吃了。

蔡明和潘长江的一个小品里,潘长江饰演的是一个喜欢跳舞的老年人,别人给他打电话,让他去参加一个节目,潘长江忙不迭的说:我去我去我去。蔡明在旁边冷冷的说:我去(拉长音)。拉长音的我去已经不是我去的意思,而是不去的意思,它和真正的我去之间构成了一个假对。

在小品《不差钱》里,小沈阳对毕姥爷说:我的中文名字叫小沈阳。毕姥爷问:你还有英文名字?小沈阳说:我的英文名字是小沈阳(学外国人的语调)。外国人语调的小沈阳是一个乖讹,但它并不是和真正的小沈阳构成假对,而是和英文名字构成假对。

假对的推导方式

假对的最简单的推导方式当然形成误会,我们构制假对的目的也是为了让它形成误会。许多简单的笑话,其实就是一个误会。但误会作为幽默的基本元素,还是可以继续推导的。

1 误会在狭义乖讹推导理论中的应用

在狭义乖讹推导理论中我们知道,乖讹点B是一个功能器,B点决定了D点。B点可以做什么,就把D点设置为什么。而误会其实是一个最好的功能器,乖讹点B如果是样子和正常事物A不同,就可以引起D点的误会,从而让D点做出与众不同的表现。

老王上卫生间,进去了才发现自己进错了女卫生间。老王赶快往出走,正好碰上了一个要上卫生间的姑娘,姑娘看见了老王脸上一红,竟然扭头进了对面的男卫生间。

这个笑话里,老王进女卫生间是一个乖讹,乖讹点B看起来竟像是老王站在男卫生间的门口,从而引起了D点姑娘的误会,导致姑娘进了男卫生间。

一个浑身多处骨折的病人去看医生,医生问他是怎么弄得。病人说:我就用手扶着电线杆子去倒一倒鞋里的沙子,一个傻子就以为我触电了,用木棍疯狂的打我,结果就是这个样子了。

这个笑话里,用手扶着电线杆子不住的晃动,让人误以为是触电了,结果被D点一个傻子好炖打。

甲:你叫什么名字。

乙:我叫依洛、洛、洛、洛夫斯基。

甲:你是口吃吗?

乙:我不是,我爸爸是口吃,户籍登记处的那个工作人员简直是一个白痴。

这个笑话里,爸爸户籍登记时口吃,导致儿子竟然有了一个类似口吃的名字。

这个公式也是可以反推的,如果把主人公换成了D点,即那个上当的人,也可以产生许多好笑话的。

在地铁里,奶奶对孙女说:你看现在的人多开放啊,那两个人在地铁里就跳起舞来了。孙女说:奶奶,你看好了,那两个是聋哑人,他们在说哑语呢!

这个笑话里,两个人说哑语是一个乖讹,看起来好像是跳舞,引起了D点奶奶的误会。

2 假对在D点的作用下会有怎样的变化

我们以前一直在讨论B点和D点的相互作用,那么一个假对在面对一个第三者D点的时候会有什么变化呢?我们可以把一个假对中的虚假的那个点设为假点A,而把假对中真实的那个点设为真点B。

当D点和假点A发生作用时得到的结果是E,当D点和真点B发生作用时得到的结果是F。

当看起来D点和假点A发生作用时,由于假点A和真点B是一个假对,事实上是D点在和真点B发生作用,这样得到的结果是,看起来D和A发生作用,实际上是D和B发生作用,看起来D和A发生作用得到的结果是E,而实际上却是D和B发生作用得到的结果是F。D和A发生作用得到的结果E在我们的脑海中是一个正常的脚本,而D和A发生作用得到的结果是F则是一个不正常的脚本,即产生了乖讹。说起来很绕嘴,还是举例说明吧。

两只青蛙却生出了一只癞蛤蟆,公青蛙勃然大怒,母青蛙安慰道:孩他爹,在嫁给你之前,我整过容。

在这个笑话里,整过容的癞蛤蟆和青蛙之间是一个假对。假点A是青蛙,真点B是整过容的癞蛤蟆。当遇到一个D点生孩子时,表面上是和假点A发生作用,也就是说青蛙和青蛙之间生孩子,但实际上是和真点B发生作用,也就是说青蛙和癞蛤蟆之间生孩子,得到的结果是生出了一只癞蛤蟆。表面上D和A发生作用,得到的结果却是生出了一只癞蛤蟆,这就是一个乖讹。

两个青蛙生出了一个癞蛤蟆,这是一个乖讹。答案是母青蛙其实是一只癞蛤蟆,也就是说是一只青蛙和一只癞蛤蟆生出了一只癞蛤蟆。

病人:医生,我感觉我有两个心脏在跳动。

医生:啊,不好意思,我把手表落在你的肚子里了。

这个笑话里,手表和心脏是一个假对,假点A是心脏。真点B是手表。

乖讹是有两个心脏在跳动。手表在肚子里,病人误会它是心脏,于是有了两个心脏的乖讹。

孩子刚出世,喊了一声爷爷,爷爷阿的一声死了。喊了一声奶奶,奶奶阿的一声死了。喊了一声爸爸,爸爸阿的一声发现自己没死,叔叔阿的一声死了。

这个笑话里,假点A是表面上看起来是爸爸,真点B是其实不是爸爸。两者之间构成了一个假对。作者虚构了一个因果关系,孩子喊爷爷,爷爷就会死。喊奶奶,奶奶就会死。喊爸爸,爸爸没有死,这里形成了一个乖讹。因为正常现象爸爸因该死,爸爸没有死就是一个乖讹。答案是爸爸其实不是爸爸,叔叔才是爸爸。

小姨子把头枕在我的腿上,甜甜的睡着了,让我不忍心去叫醒她。这是妻子突然闯进房间里来了。我的脑袋突然翁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妻子狠狠的瞪着我,突然说:你怎么还不送我妹妹上幼儿园。

这个笑话里,假点A是姐夫喜欢的小姨子,真点B是小姨子原来是上幼儿园的孩子。这种笑话是可以无限拓展的,比如说可以说小姨子偷偷的亲了我一下,被妻子发现了。小姨子和我在一起睡觉,被妻子发现了。

在D点和假对作用产生的乖讹其实都是虚假的乖讹,并不是真实存在的。如两只青蛙生出癞蛤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实际是一只青蛙和一只癞蛤蟆生出一只癞蛤蟆。如有两个心脏,其实是一只手表和一个心脏。而我们在狭义乖讹推导理论中推导出来的乖讹都是真实的乖讹。比如说由姚明身高的乖讹推导出的姚明在两米深的游泳池里淹不死的乖讹。比如说由煎饼形状的乖讹推出在一个门缝里,只有煎饼可以送进去。比如说在和小姨子偷情的笑话里,和小姨子呆在一起,却可以揭穿妻子的谎言。这些由狭义乖讹推导理论推导出来的乖讹都是真实有效的。而假对推出来的虚假乖讹却只是看起来是一个乖讹,其实是不存在的。假对可以推出虚假乖讹的方法在文学中有着广泛的应用,作者通常会用一个假对作为故事的底,利用它不断的推导出虚假的乖讹,最后再揭露答案。

如一个《开罚单》的故事,交警在给一辆路边违章停靠的车辆开罚单,一个人走了过去对交警说:能不能不开啊?交警没有理他,继续开罚单。这个人生气的说:有种你多开几张!交警真的就多开了几张。这人非常愤怒:有种你把车拖走。交警真的叫来了拖车把车给拖走了。这时这个人说道:这是谁的车这么倒霉,我还是骑我的自行车回家吧。

在这个笑话里,这个人不是车主,却装成是车主,形成了一个假对。作者利用这个假对不断地形成虚假乖讹,最后才揭露谜底。

乖讹-解讹模式

早期人们在研究乖讹论的时候,发现只有一个乖讹是不够的,单单的一个乖讹并不能引起多大的笑果。还需要在乖讹的后面加上一个为什么产生乖讹的原因,即解讹的模式。于是形成了一个笑话的标准模式,即乖讹-解讹模式。我们上面举得例子都属于乖讹-解讹模式,特点是先告诉读者一个乖讹,再告诉读者为什么会产生这个乖讹,即解讹。

真对形成的真实乖讹也可以构成乖讹-解讹模式,但真实乖讹的特点是B点和D点的巧妙作用,它的乖讹是真实存在的,即使不用乖讹-解讹模式,它的效果也会很好。而假对形成的虚假乖讹,如果不用乖讹-解讹的模式,而直接把假对的谜底揭露出来的话,那它形成的虚假乖讹几乎是毫无意义的,所以,乖讹-解讹模式更常用的是虚假乖讹。

3 真点B是假点A的否定式

在前文中我们讨论过,乖讹推导理论有一个变式,即乖讹点B不用和环境点D发生作用,乖讹点B直接作用于正常点A。让正常点A成为一个事件的关键点,或一个因果关系中的起因,总之是很重要的部分。然后让B去否定A,从而否定了整个事件。

在假对中依然可以套用这个公式,让真点B成为假点A的否定式,而让假点A成为事件的关键点,或因果关系的起因部分,总之是很重要的部分。让真点B否定假点A从而否定了整个事件。

甲:打饭的队伍长吗?

乙:不长,很粗!

这个笑话里,打饭的人不按队伍排列,而是挤作一团,是一个乖讹事件。因为没有排列,所以不会很长,就和真正的不长构成了一个假对。假点A是虚假的不长,真点B是很粗,人都挤作一团。用假点A去回答问题,不长。用真点B去否定它,很粗。

小丽去逛街,看见一家店铺门口写着,进店就有礼赠送。小丽高兴地进去了,希望得到什么礼物。只见服务员冲她微微一笑: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这个笑话里,小女子这厢有礼了是一句古代的俗语,在电视剧里经常听到。它和真正的有礼构成了一个语言假对,假点A是有礼赠送,真点B是小女子这厢有礼了。用假点A构成一个事件的关键点,即进店就有礼赠送。用真点B去否定它,原来是小女子这厢有礼了。

唐僧一觉醒来,发现孙悟空眼含热泪跪在自己的床前,唐僧惊道:悟空,你这是怎么了?孙悟空哭着说:师傅,求你以后不要在说梦话的时候念紧箍咒了。

这个笑话里,梦话和真正的话构成了一个假对,假点A是念紧箍咒,真点B是在说梦话。

一个大款出五百万让我和我的女朋友分手,我真的好紧张,我该怎么办呢?我是应该砍我的左手还是右手呢?

俗话说男人的手就是他最好的女朋友,于是手和女朋友构成了一个假对,假点A是女朋友,真点B是自己的手。利用假点A构成事件的关键点,即大款出五百万让我和我的女朋友分手。然后用真点B去否定,原来是要砍手。

一个水潭里养满了鳄鱼,一个富翁宣布,谁能跳下去游到对岸,我就把我的女儿嫁给他。话音未落,一个小伙子就跳了下去,他手足并用,很快的游到了对岸。富翁很激动,抓住小伙子的手说:我要把我的女儿嫁给你。小伙子甩开他的手冲着对岸说:刚才是谁他妈的把我推下去的?

这个笑话里,自己跳下去和被人推下去是一个假对。假点A是自己跳下去,真点B是被人推下去。让假点A成为事件的关键点,即谁跳下去就把女儿嫁给他。用真点B去否定它,即原来是被人推下去的。

例如在蔡明和潘长江的小品中,有人问潘长江去不去,潘长江说:我去、我去、我去。蔡明说:我去(拉长音)。我去(拉长音)和我去构成一个假对,假点A是我去,真点B是我去(拉长音)。只要假点A构成事件的关键点,真点B就可以否定它。比如说有人问你晚上喝酒去不去,你说:我去(拉长音)。有人问你打麻将去不去,你说:我去(拉长音)。女朋友问你,晚上看电影去不去,你说:我去(拉长音),估计是一顿好打。

有一篇小小说,名字叫《永远的门》。说的是老李是剧院里的美工,是个老光棍,年纪很大了也没有老婆。他住在单位的宿舍里,住他隔壁的是一位离异的女士,和他年龄相仿。老李一直对这位女士有好感,但一直没有捅破这层窗户纸。后来老李得了癌症去世了,那位女士也搬走了。人们在为他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屋里有一扇屏风,把屏风撤掉以后,漏出了一扇门,这扇门是正对着女士的房间。人们这才恍然大悟,不禁发出了原来如此的感慨。有人去拉门,却发现没有门把手,原来这是一幅画在墙上的门。人们的心中都起了一种莫名的悲哀。

画在墙上的门和真正的门之间构成了一个假对,假点A是真正的门,真点B是画在墙上的门。利用假点A构成了故事的关键点,即他们偷情的工具。而利用真点B进行否定,把主人公的无奈的心里刻画的淋漓尽致。这个公式的关键是真点B对假点A的否定式,这种假对通常也是需要真点B对假点A的否定,即使是没有直接否定的关系对,也要把两者之间推导成否定式的关系对。

4 脚本转换

脚本转换在本文开头已经介绍过,这里还要补充一些内容。

前面讲的几种假对的推导方式都是在一个脚本里进行的,而脚本转换则需要有两个脚本。上文提到的真点B对假点A的否定式,而在脚本转换中,需要的则是假对中假点A和真点B几乎是毫无关系的,没有任何关联的假对。作者需要对假点A和真点B分别构制一个脚本。对假点A构制的脚本叫做虚假脚本,对真点B构制的脚本叫做真实脚本。作者通常会把读者引入虚假脚本中,让读者深信不疑,然后突然地引出真实脚本。

一个脑筋急转弯

两个人掉进了陷井里,一个人摔死了,一个人还活着。摔死的人叫张三,活着的人叫什么?答案是:活着的人叫救命。

这个笑话里,叫什么是一个假对,假点A是叫什么名字,真点B是叫救命。作者利用假点A构制了一个虚假脚本让读者上当,读者会陷入到这个脚本当中,认为摔死的人叫张三,活着的人因该叫李四或者是王二麻子。最后作者推出真实脚本,其实不是什么名字,而是应该叫救命。

在小品《不差钱》中,毕姥爷问小沈阳:你叫什么名字。小沈阳:我的中文名字叫小沈阳。毕姥爷:你还有英文名字?小沈阳:我的英文名字叫小沈阳(学外国人腔调)。

这个笑话里,外国人腔调的小沈阳和英文名字之间构成了一个假对,假点A是真正的英文名字,真点B是学外国人腔调说出的名字。作者利用假点A构制了一个虚假脚本,让读者上当,读者会认为的英文名字是乔治、迈克、或汤姆之类的英文名。而作者却推出了真实脚本,原来是外国人腔调念出的小沈阳。

也可以先推出真实脚本,然后调侃式的推出虚假脚本。

一个女新手司机在等红灯,等了好几个红灯她也没有开过去。交警走过来问:这位女士,还没等到你喜欢的颜色吗?

真实脚本是等灯,而交警却故意引出另一个脚本,女司机在挑颜色,真实情况当然不是这个样子的,所以说这是一个调侃的虚假脚本。

外面工地施工,一块大石头被砰地一声爆破了。唐僧对孙悟空说:悟空,你妈给你生二胎了。

石头爆破和孙悟空出世形成一个假对,作者利用假点A石头爆破构制了一个孙悟空生二胎的虚假脚本。

现在这物价涨的,以前拿一块钱上超市,可以买两根肠、三瓶醋、四代盐。现在不行了,按摄像头了。

这是典型的脚本转换,作者先把读者引入一个以前物价便宜的脚本,然后突然引出了盗窃未遂的脚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