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use 银行柜台

哈喽大家好,我叫house。这跟我在互联网上的风评不太一致呀。

我上节目无非也是想图点名图点利,结果第一期一播没名没利评价,还不咋地,但是无所谓了。

我为啥叫house?不是因为音乐,就是因为我有套房。我知道这么一说,又有很多朋友不能接受,上一次我说到这里,观众 蹭的一下~ 就站起来。

“那你也不配叫house,你那个叫apartment(公寓)。”

我承认我这个人心态是有点问题,往往不能够看清自己。

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以前是个柜员?

当初那个时候我就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我一直以为银行是把我当行长接班人来培养的,领导带我进柜台的时候,我以为只是带我走个过场。没曾想,我一进去身后的大铁门,所长给了我一套行服,一个编号,每天都过着在封闭空间里被摄像头环绕的生活,喝水吃饭上厕所都得打报告,我还问里边儿的前辈,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前面说不一定,一般都要三年起步。(停顿)表现好点,也有两年就能出来的。

好在家属可以探视我,只要拿个号就行,

你好,请!妈,你怎么来了。我不能给直系亲属办业务。
来看我?看我干啥。里边儿挺好的。
妈。手不要放到玻璃上,
你说啥,你对着麦说啊,
行行行行行,我知道我注意注意,妈,我得叫下一个号了。
请对我的服务进行评价,谢谢。

我刚开始做业务时候做的特别慢。尤其是做挂失业务,每次都战战兢兢拿出一个笔记本儿,对着那个流程图一步一步做,有拿不准的地方还得去别的窗口问,挂失的阿姨都被我急死了。

“小伙子,我还是想让你帮我把卡补回来,不是让你把卡给我找回来”

我进去以后,不,不是,我进柜台以后(停顿)

老有朋友起哄,小心遇到抢银行的,这种人就是老电影,看多了,在他们眼里抢银行属于犯罪界的极限运动,死亡率高,成功率低,还不一定有回报,但是绝对刺激。现实中的抢劫双方都会很慌张,柜员慌在于平时都说:那个是防弹玻璃。

劫匪慌的是,特警快到了,会员却还在逐~张~清~点(逐字)。

现实中的抢银行,永远不可能成功。因为劫匪永远不知道报警器在哪儿,哪儿都有。我神不知鬼不觉的就是能按倒。劫匪进来,不许动,举起手来,通通不许动。你们可能没听出来,第一个不许动,是劫匪说的第二个不许动,是闻讯赶来的特警战士对着劫匪说的,就是这个速度。

可是我学金融的时候,哪能想到我每天处理的都是这些问题,我给你们念念我当时每天的课表:投资学,财政学,货币银行学,唯一的人文课程是近代风云人物专题,学完这套课程的人,脑子里只会有一个想法,我被这个世界选中了

睡在我下铺的两个兄弟,一个想当中国的索罗斯,另外一个想当中国的巴菲特,我每天晚上起夜都不敢有动静,生怕惊动了脚下这两条金融巨鳄。

然后我们还有一堂比较实际的课,叫证券市场分析课,内容就是研究中国的A股市场,索罗斯和巴菲特每天雄赳赳气昂的走进去,一看就是做空中国的A股市场,那节课老师还会带我们一起炒股,区别是我们用10万块钱虚拟资金,老师高风亮节,拿出了10万块钱真实的私房钱,这就使得那门课特别有教育意义。

前半节课是一起学习学习证券市场基础知识。后半节课是一起劝老师,不要太在意那些证券市场基础知识。一定要认清自己。

我学金融的时候就没有认清自己,当柜员还是没有认清自己。好在参加了脱口秀,终于认清了自己,我以后就要踏踏实实创作,安安稳稳做人,谢谢大家,我是apartment。